????第十骑士的士卒将马超双臂叉起来拖了出去,出了元老院大门,有几个议会卫队的成员看着肿的像是面包一样的马超长叹了一口气,虽说不知道这是谁,但被打成这样也是少见了。

????“这叉的是谁?”佩伦尼斯指着被第十骑士叉出来的马超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虽说肿胀的已经近乎面包一般,但佩伦尼斯还是觉得这个面包有些眼熟。

????话说自从收到第三鹰旗军团翻船之后,佩伦尼斯就没去管皇帝护卫官军团了,转而以裁判官身份逐个对罗马现役的双天赋级别以上的军团进行调整,外加重编鹰旗番号。

????毕竟之前生啃自安息的力量,靠着之前一年佩伦尼斯的带头,现在的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已经勉勉强强的消化了,剩下的只要慢慢磨迟早就能掌握,虽说佩伦尼斯很想要的云气箭没有成功获得,不过掌握了这么多东西的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半点不亏。

????至于说最近正在做的重编鹰旗番号这个,本来这是罗马皇帝的事情,其他人插手很容易引起罗马皇帝的忌惮,就像当年的十三蔷薇完蛋事件一样,都属于不能由其他人插手的事件。

????只不过当前罗马帝国有军功上位,破灭罗马大敌安息帝国的塞维鲁,本身军人出身的他对于这种事情就很能看的开,更何况凯撒的存在更是给了塞维鲁在罗马帝制时代最为高贵的法统。

????没办法,谁让罗马帝制开始于朱里亚·克劳狄王朝,而朱里亚·克劳狄王朝的法统来自于凯撒,以至于现在塞维鲁给自己的名字里面加上了尤里乌斯和克劳狄乌斯,彻底成了最为正统的帝制继承人。

????在这种情况下,罗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动摇这货的统治,因而这才有裁判官肩负皇帝部分职能,涉及军权分割的职务。

????话说回来,历史上差不多再往后发展一点点,罗马就会出现这种裁判官兼任一部分皇帝职能,并且分割军权,不过那个时候裁判官一般被称为副皇帝!

????佩伦尼斯的问题让他的副手朱利奥愣了一会儿,盯着那个被第十骑士叉起来的肥面包看了一会儿,带着三分猜测说道,“可能是召唤出来的邪神,也不知道是谁家召唤出来的。”

????“邪神吗?”佩伦尼斯愣了愣神,随后点了点头,也对,能让他佩伦尼斯熟悉的除了大佬,也可能是邪神。

????“话说回来,现在罗马邪神这么多吗?”佩伦尼斯有些头疼的说道,“我记得去年,还是前年的时候邪神并不多啊。”

????“大概是因为现在购入丝绸的价格比较低,能剩下一部分的钱财去购买一些材料吧。”朱利奥带着推测的口吻说道,佩伦尼斯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什么关于邪神的议题吗?”佩伦尼斯之前一直有事,元老院会议基本都处于挂机状态,现在看到时不时出现的邪神有些不爽,于是暗示朱利奥接下来开元老院会议就提议禁止召唤邪神。

????“元老院这边好像不怎么认为这种术式是有问题的,而且第十骑士一直都处于无所谓邪神不邪神的状态,所以这个议题并没有太深的讨论价值。”朱利奥小心的对着佩伦尼斯说道。

????佩伦尼斯嘴角抽动了两下,就维尔吉利奥和温琴利奥两个货色,参会的意义难道不是去围观凯撒大帝?

????元老院票决制度对于这俩货来说难道不是弃权了事吗?

????“到现在邪神有没有造成大的破坏?”佩伦尼斯迂回提问。

????在佩伦尼斯问询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云气构成的凯撒头像,然后双眼爆发出两道光线,直接落到到了费比乌斯家族的院子中,将费比乌斯家族召唤出来的古恶魔蒸发掉了。

????“就是这样。”朱利奥双手一摊,只要是邪性的东西还没有浪起来,就会被罗马城上的凯撒注视所消灭。

????这玩意儿是第十骑士仿制第一意大利的能力制造出来的,虽说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东西的原理和第一意大利军团的原理是两码事,但不得不承认威力还是很足的,尤其是以罗马城积蓄的云气为填充的时候,威力可以一发蒸发古神。

????至于说这个威力是怎么得出来的,看看费比乌斯这群召唤了好几次古神,不可名状,大恶魔,古天使等等神话生物,但到现在还活着的家族,就知道威力是多么有保证的了。

????“这是什么?”佩伦尼斯嘴角抽搐的看着天空之中消散掉的云气图案,运转方式不算困难,但是输出非常可怕。

????“维尔吉利奥将之称为凯撒大帝爱的注视。”朱利奥耻辱至极的说道,更耻辱的是自己居然打不过那群变态。

????“我们还是来谈谈怎么重编鹰旗军团吧。”佩伦尼斯叹了口气说道,也就只有维尔吉利奥这种变态才能将这种话说的这么流利。

????第十骑士军团的士卒将马超叉了一路,叉出了罗马城,叉到了第七忠诚者军团的营地。

????第七忠诚者军团最近非常低调,营地长还是之前的那个家伙,不过由于马超走了,这货谨慎了很多,因而在发现第十骑士军团的士卒叉着个面包来自己营地,早早的就带人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乌伯托营地长,交给你了。”第十骑士的士卒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将马超丢了回去。

????乌伯托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第十骑士的士卒就离开,然后一群士卒盯着肿胀的面包看了好久,最后陡然一惊,这是自家的军团长,当即七手八脚的抬回去进行救治。

????“军团长,您这是怎么了?”马超肿胀的双眼裂开一条缝的瞬间,乌伯托就冲了过去,一副惊慌的神色。

????“你大爷的第十骑士,还有该死的维尔吉利奥,抄东西,给我弄死第十骑士!”马超苏醒的时候还有迷糊,但是看到乌伯托慌乱的动作,感受到全身上下的疼痛,当即愤怒的下令道。

????“殿下您休息休息,治好了伤再去!”乌伯托赶紧拉住想要起身的马超,结果刚一碰马超就嗷嗷嗷的叫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痛!我可是破界!”马超抽搐着叫道。

????“殿下,没用的,第十骑士奇迹化后有固伤的效果,也就是说打了之后锁死恢复,磨不掉奇迹的痕迹,根本恢复不了。”乌伯托赶紧将马超扶正,让他躺着不那么痛苦。

????说起来这个能力是第十骑士打十三蔷薇时专用的能力,一般人没资格享受这个能力,因为一般的军团遇到第十骑士,直接打死就行了。

????唯有十三蔷薇这军团第十骑士不能打死,在这种情况下既要让对方记住,又不能将对方打死,于是第十骑士专门开发了一招,恢复?靠你自身的意志消掉我们的奇迹痕迹,再说恢复吧。

????“痛痛痛~”马超惨痛的叫着,然后大力的开始用自家的意志消磨第十骑士的士卒留下的奇迹痕迹,不过明摆着这次是将维尔吉利奥惹怒了,留下的那些痕迹就算是马超消磨起来也非常的困难,更过分的是,这些痕迹在被消磨到最后时候还会炸裂,补上最后一拳。

????以至于马超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在眼泪流下来之前将这些痕迹祛除掉,可以说马超这么多年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亏。

????当然上述的描述更多是因为马超记吃不记打……

????“所有人放下武器,扛起鹰旗,进罗马城,目标搞死维尔吉利奥!”马超怒吼,在将伤痕处理完毕之后,马超第一时间发出了返工的咆哮。

????罗马城元老院门外,几个第十骑士的士卒看着脸上被一拳打出四个指节痕迹,一脸失魂落魄五体投地的维尔吉利奥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办法,谁让维尔吉利奥在之前将心里话吼出来了,等马超被叉出去之后,凯撒完全没有给维尔吉利奥留半点面子,一拳将砸在维尔吉利奥的脸上,将维尔吉利奥打的满地翻滚。

????之后一顿暴揍,期间维尔吉利奥发出了各种奇葩的声音,最终惹怒了凯撒,让第十骑士的士卒将他们的军团长也给叉出去了。

????虽说被叉走的时候维吉尔利奥可能也是发现自己表现得好像变态了那么一丢丢,因而各种道歉,只不过上头了的凯撒没有半点原谅维尔吉利奥的意思,以至于现在维吉尔利奥蔫了吧唧的趴在这里。

????“什么声音?”几个第十骑士的士卒招呼道,然而维尔吉利奥毫无反应,等过了好一会儿嘈杂声跟大了,维尔吉利奥依旧是一副石化了的神色,几个第十骑士的士卒颇为无奈。

????“好像是第七忠诚者的军团长率领麾下战士打进来了。”第十骑士的几个队长了解了一下情况,叹了口气说道。

????“派点人将他们打发掉算了,让他们别闹了。”扛鹰旗的第一百人队队长叹了口气,就像是敷衍小孩子一样。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985/3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