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虎终于上了京城。

  他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兵部报到。

  “你就是王老虎?”兵部尚书汪前温看着王老虎说道。

  “卑职正是王老虎。”

  “我还以为王老虎是个中年男子,没想到是个青年才俊呀。” 汪前温道,“你年纪青青就到京城为官,以后前途无量啊。”

  “这还得靠汪大人的栽培。”王老虎道。

  “唉,王大人客气了,你我以后同心协力,一心一意辅助皇上,皇上自不会亏待你。” 汪前温道。

  好个汪前温,明明是八虎的人,嘴里还一口一个皇上,一口一个皇上,这样的笑面虎自己要当心,但现在是在他手下当差,更是要小心谨慎。王老虎这样想着:“汪大人,我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往后的日子全仰仗你了。”

  “我说了,我们都是为皇上办事的,只要你做的好,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汪前温道。

  “我一定谨记汪大人的教诲,专心为皇上办事。”王老虎道。

  “我让人带你下去,了解下我们兵部,以及你要做的事。” 汪前温道。

  “是,汪大人。”

  京城王老虎宅。

  冯升,常遇春,王彪等人在厅内。

  “ 我们将侯平与端木两位将军带到了大牢,并按照公子你的吩咐,说上次抓获的侯平可能是假的,经过辨认,我们已经得到了确认,原先大牢里的侯平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常遇春道。

  “这世上能做得这样天衣无缝的,宁王那边只有百变芙蓉。”王老虎道。

  “让人将百变芙蓉找出来吗?”冯升道。

  “有把握将她找出来吗?”王老虎问道。

  “她善于百变,要找她要花些功夫,但要找总会找到的。”冯升道。

  “找她出来有意思吗?要追究她的将侯平互换的责任吗?这么说就是我的责任了,她是我放出去的,既然放了她,就不要再去找她了。”

  “公子,可是现在宁王下落不明,或许这个百变芙蓉知道。”冯升提醒道。

  “宁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必再理会。”王老虎道,“我现在要对付的人你们都清楚,现在我们在京城,天子脚下,并不安生,无经是谁,外出办事的时候都要当心自己的身后,是不是有尾巴?”

  “你说的对,公子。今天你刚到京城,我们府宅边就出现了不明的人。”冯升道。

  “要来的人总是会来,我们要平静以对,刚到的时候,就安稳一些,免得他们生疑。”王老虎道。

  “那这一百个姑娘?”冯升问道。

  “等邝大人的消息。”王老虎道,“先这些姑娘好好地照顾着。”

  冯升道:“公子,放心。这些人都由专人照顾,吃得好,穿的好。”

  “好,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王老虎道。等几人出去,王老虎想道,今天一天下来,他自己说了什么,说了哪些不太适宜的话,哪些是需要斟酌的,哪些是不应该说的,身边有哪些人是自己值得信任的,有哪些人是对自己有敌意的。另外自己身边是否有人盯着?

  冯升说自己府宅边上有不明人出现,这一点就非常可疑,能让刘谨十分地信任自己,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王老虎从电视里或是中了解到,要让大奸臣完全地信任一个人很难,自己要做的是至少要让他相信,自己与他是一伙的。

  自己刚到兵部,还需要多了解了解那里的人。

  “相公。”这个时候,冯柳儿进了房来,“相公,天色不早了,今天第一天,我给你打了热水,好好地洗个脚,上床休息了吧。”

  “夫人,我上京城,将你和二夫人一起带来京城,是不是感觉有些不适应?”

  “没有,相公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冯柳儿来到王老虎身后,替他揉了揉肩膀,王老虎从前面抓着冯柳儿的手道:“夫人,明日里如果没有事,你可以和二夫人到京城到处逛逛。这京城可大得很。”

  “我知道了,相公你事忙,这府里就不要太记挂了。”冯柳儿道。

  王老虎到了京城,这几天的事就是府里和兵部两点一线,偶尔也就去串几个兵部大人家的门,至于他的伯祖母,王老虎却是抽不出空来,另外,他也有自己的想法,刚到京城,自己根基不实,去伯祖母府,怕被人误会,所以,还没安排上日程。

  一日,邝大人终于找上门来,王老虎马上赶去邝大人府。

  “邝大人,我一到京城,就在等你的消息。”王老虎道。

  “王大人,你不比从前了,你现在是兵部右侍郎,正三品的官。”

  “邝大人,你是刘千岁手下的红人,我哪能跟你相比,我到京城全靠邝大人了。”王老虎道。

  “王大人是个明白人,我就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邝大人道,“你刚到京城,这生活上可曾适应?”

  “我 的第一个体会就是累,我在杭城的时候,虽然事务多,但也没有这样累过。京城为官,还需要考量自己的体力。”

  “王大人是因为刚刚到京城,等时间久了,就不会这么苦了。”

  “也可能是。”

  “王大人,这月十八是刘千岁的五十寿诞,不过,刘千岁不想大费周折,不想摆宴席。但是作为下属的,我们还是要记住这

  些特别的日子。”邝大人道。

  “刘大人的大寿?这是大喜事呀,邝大人,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我一定将这件事办好。”

  “王大人,我们作为下属的,当然很想 操办这件事,不过,刘大人明确说了,不办。我们也不好说什么。”邝大人道。

  王老虎也点点头,邝大人将这个信息告知于王老虎,不会是没有意思,宴不办,礼还是要到的,王老虎当然懂得这个人情世故。

  “邝大人,上次你让我办的事我已经办妥了。”王老虎道。

  “我就知道你行,这些货的成色怎么样?”邝大人道。

  王老虎对他的这些言词非常不满意,这些姑娘都是自己的人,并不是什么货品。而邝大人却说是货,成色,这样看人低,不把人看作人,他十分地抵触,但是现在却不能表露出来,寄人篱下,要求靠他人,所以只得应承道:“我挑的这些姑娘,一定包你满意 。”

  “不是我满意,是要让皇上满意。”邝大人道。

  “这些姑娘我都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就等着大人您的吩咐了。”

  “我们这些做奴才的,虽然是在为主子办事,但是哪些该放到门面上,哪些该搁在私底下,确实应该前思后量。”邝大人道。

  “我知道,我知道。邝大人,这些姑娘什么时候送到宫里去?”王老虎道。

  “后天申时吧,你将人送到里子里胡同,将人交给萧大人就可以了。”邝大人道。

  “好。不过。”王老虎犹豫道,“这萧大人我并不认识,中间会不会……”

  “小心一点还是好的,不过这是京城,谁敢打我们锦 衣卫的主意,到后天你们不就认识了吗。”

  “好,好,邝大人请放心,我一定安全将姑娘们送到。”王老虎道。

  王老虎宅。

  “公子,你现在在担心什么?”冯升问道。

  “后天,这些姑娘就要交给锦 衣卫,我是替她们担心。”王老虎道。

  “我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只能按照套路走下去,如果违背他们的意思,或许会是更不好的结局。”

  王老虎当然也知道 这其中的利益得失问题,但是这是一百个活生生的姑娘,活生生的花神会的未婚女子。好在,自己与曹大人会面的时候,就已经交待过曹洪庭,希望看在是自己花神会的人,皇上能放过她们。“你说的对,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回头箭了。”

  “将人交出后,公子打算如何来传递信息?”冯升问道。

  “豹房里面是不是有 我们的人?”王老虎问道。

  冯升点点头。

  “让他自己小心。”王老虎道,“地下工作最好是单线联系,而要与豹房中的自己人单线联系,我们就要从这些女子中找到一位信得过的人。”

  “公子可否选好这样的人选?”冯升问道。

  “玲玲。”王老虎道,“她是第一个报名自愿参加的人,或许她可以帮我们。这样你将右护法和玲玲叫到我房里来。”

  “玲玲这人可靠吗?”冯升问道。

  这一点王老虎倒是答不上来,毕竟自己在花神会呆的时间也不长,如果是其他人,他更不熟悉,所以这个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现在没有其他考虑的余地,让她们两人到我房里来。”

  冯升出去通知 的时候,王老虎对王彪道:“过几天有个大人要做五十大寿,你帮我去买一件像样的寿礼,钱不是问题,别太寒碜了。”

  “是,公子。”王彪道。

  “你倒给我想想啊,别买的太普通了,一般的东西,他是看不上的。”

  “我们乡下人做寿总不外乎这些东西,你要我想些奇怪的东西出来,我也想不出来呀。”

  “王彪呀王彪,你跟我也算是时间最长的了,现在我们还是在乡下吗?我告诉你,做寿的是位大官。”

  “那公子你告诉我,买什么东西。”王彪道。

  “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你也敢顶撞我了。”

  “没有啊,公子,我不敢顶撞公子。”

  “我听说此人一天到晚整着个烟斗,是不是这个烟斗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思呢?”王老虎念道,刘千岁是不是对烟斗情有独钟,一番思量,他便对王彪说道:“你就给我去古董店里买个烟斗回来,要用盒子包装好。”

  “是,公子。”

  “公子,右护法,玲玲 两人带到。”冯升在门外说道。

  “请她们进来。”

  右护法,玲玲进了王老虎房间。

  王老虎道:“王彪,冯升,你们两人出去,我想单独对两位姑娘说一会儿话。”

  大门掩出去,房内只留下三人。

  “公子,你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右护法问道。

  “两位姑娘请坐。”王老虎道。

  看到俩人坐了下来,王老虎道:“后天,我将把你们移交给锦 衣卫,我与你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将不再见面。”

  “公子,我不想去。”右护法道。

  王老虎道:“我知道你们付出了很多,但 是这是你们的宿命,也是我的。我们的分开是暂时的,等到合适的时候,等到大功告成的时候,就是我们团聚之时。”

  “可这要到什么时候才算大功告成?”右护法问

  道。

  “一年。”王老虎道,“请给我一年时间。”

  “一年?”两位姑娘神色暗淡了下来。

  一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而且对于人来说,如果是不快乐的,这一年就是很长的时间。

  “我会尽快完成任务。”王老虎道。

  “公子,我相信你。”玲玲道。

  “但是要尽快地完成任务,还需要你们的配合。”王老虎道,“你们还记得我对你们说过的话吗?你们是要保护皇上,还要起到皇上和我之间沟通的纽带。”

  “公子,你放心,皇上要转告什么话,我一定马上转告到。”玲玲道。

  “还是你最乖。”王老虎道,“右姑娘,这一点你就要向玲玲多学习学习。”

  “我学习不来。”右护法道。

  “不过,玲玲姑娘,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无何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地下交通员。”

  “地下交通员?”玲玲和右护法都呆住了, 不知道王老虎说的地下交通员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地下交通员?”

  “玲玲姑娘,你知道有一类人叫做特工吗?暗藏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却不被人发现,而且还能屡建战功。”

  “这就是公子口中的地下交通员?”右护法道。

  “对,你们虽然身处在危险的境地,有时还要苟且偷生地生活,但正是有你们这些幕后的英雄,有你们的努力,才能使任务完成的更快。”

  “我们的作用有那么大吗?”玲玲问道。

  “当然。”王老虎道,“今天我就是来告诉你在宫里你们如何与自己人接头,以及要注意的事项。”

  王老虎简单地说了几句后道:“具体 地,玲玲姑娘去问下冯升,这件事由他全权负责。”

  “我听着要成为一名地下交通员,怎么有这么多的规矩呢?”右护法问道。

  “无规不成方圆,你知道你的身后是你无数战友的生命,所以你绝不能马虎,也不能有轻敌之意。”王老虎道。

  “公子,我记下了。”玲玲道。

  “一个优秀的特工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成,我希望看到你们回来之时,都成为优秀的特工。”王老虎道。

  剩下还有一天时间,这一天时间就交给冯升,让他给这两位姑娘说说具体的接头暗号,以及如何接头。

  夜色,这样浓的夜色,在京城。王老虎不能入睡。与八虎的较量在第一天就已经开始了,但是后天将会是一个崭新的日子,花神会的一百位姑娘与土家的十位姑娘将会到皇上的身边,成为皇上与自己联系的一座桥,一想到这儿,王老虎就十分兴奋,有些他不知道 的消息,将通过这个渠道源源不断地送出来,但是玲玲的右护法两人本身是新手,不知能否胜任这艰巨的任务。

  “公子,张正前来报到。”黑夜是,一人来到王老虎房外,来人正是张正。

  “张正,快进来。”王老虎道。

  “明虎二队成员皆已在京城,听侯公子差遣。”

  “张正,我正在等你的消息。”王老虎道。

  张正将自己这几个月来所了解到的的消息与王老虎交待了一番。听了以后,王老虎却是更加忧虑了,如此严密的一张网,自已又该如何突破?

  “张正你做得好,这几个月以来,你的功夫没有白废。”王老虎道,“接下去,你再给我去完成一件事。”

  “公子,请吩咐。”

  “帮我留意京城豹房里出来的人,特别是那些姑娘。我想知道那些姑娘最后的归宿。”王老虎确实想知道她们最后的命运,从历史或是野史了解的并不全面,也许还会有偏差,现在让,自己的人盯住,或许更能说明些问题。

  而花神会的姑娘们也要在后天进入豹房,前面姑娘们的命运或许就是花神会今天姑娘们的命运。

  转眼就到送花神会姑娘的日子。王老虎带着山海豹,常遇春等人用了五辆马车,护送花神会的姑娘们到达了指定地点。

  里子里胡同。

  萧霖来得并不早,见到对边有人来,王老虎让常遇春上前询问。常遇春道:“前面可是萧大人?”

  萧霖并不理睬常遇春,不屑地道:“让王大人来见我。”

  常遇春碰了一鼻子灰,只得向王老虎如实汇报。锦衣卫人骄横,这是王老虎所知道 的,没有想到,却是如此地无礼,但王老虎也不便发作,现在是寄人篱下的时候。

  王老虎忙上前向萧霖低头道:“萧大人,我就是王老虎。”

  萧霖抬头看了看王老虎道:“我是奉邝大人之命,前来接人的。人带来了吗?”

  “带来了,带来了,满满 的五马车呢?”王老虎边说边抬头看了一眼萧霖,这个萧霖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萧霖道:“王大人,带我去看看。”

  “萧大人,请。”王老虎领着萧霖来到了一辆马车边,王老虎掀开马车上的帘子,对萧霖道:“萧大人,请看。”

  萧霖看了看马车上的姑娘,点了点头,道:“王大人,你收的这些人姿色不错,从哪里找来的?”

  王老虎笑着道:“萧大人过奖了。我只是尽心为大人办事。”

  “这些人都交给我了,王大人,你就回去吧。” 萧霖道。

  “那就有劳萧大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73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