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圆……

  那一刻,听清楚这话的张寿第一反应是,有个爱吃甜品还会做甜品的人和自己一块穿越了!毕竟,有太祖皇帝在前,他一点都不觉得这事情有什么奇怪。

  然而,想到《葛氏算学新编》热销至今,而太祖题匾测密度的事情也发生过许久,也没见老乡偷偷窥探甚至借机拜访,他又不禁有些不确定。

  而阿六一番详尽的解释,成功把他那浮想联翩的遐思给拉了回来:“那个宋大厨说,之前看到那些海外食材时,他心里惊疑不安,加赛题没发挥好,后来才如梦初醒。所以之前的正赛题做点心,他除了在寿桃中用了他向来拿手的各种馅料之外,还用了南瓜馅和花生馅。”

  “而现在用来做这一道芋圆的,不但用了刚刚提供的红薯,还加入了他之前带来,已经由人验看检视过的木薯粉,用得是海外一种名叫木薯的食材。他就是因为自己也用过海外食材,所以看到海外食材时才吓了一跳的。”

  见张寿愕然看着自己,阿六又补充道:“我一字没改,这都是他的原话。”

  张寿忍不住哑然失笑。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那不喜欢说话的性格素来得分人分地方,你就算不解释也行。

  他摇了摇头,随即就问道:“那后来他清醒过来了,于是一道人参果贺寿倒是颇具匠心?那又是怎么会想到做了这一道芋圆送上来,然后还只有两碗?他觉得这么一点点东西,够这里这么多人分吗?”

  永平公主还以为张寿是嘲讽她刚刚和朱莹争食,可随之就听到朱莹叫道:“就是,三个寿星翁,他怎么也至少应该送三碗!”

  楚宽见永平公主看朱莹那表情简直是难以言喻,他就上前亲自接过了阿六手中的托盘递给旁边的小宦官拿着,自己却也饶有兴致地问:“我也很感兴趣,你怎么就会这么轻易答应人送了这两碗……嗯,芋圆上来?”

  张寿见阿六看了自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纠结,他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最大的可能性,一时又好气又好笑,但随即就干咳一声道:“算了算了,阿六有时候也会兴之所至做一些他自己都未必明白的事情。再说,都说了是剩下的食材,只能做出两碗也不足为奇。”

  他敢保证,且不说阿六怎么会答应帮人送了这两碗芋圆上来,可为什么只有这两碗,肯定是阿六执意要亲自尝尝“试毒”,于是还有一碗已经进了这小子的肚子!

  对于这样的解释,朱莹表示完全理解,完全接受,可她的眼神却告诉张寿,她也已经想到了那个可能性。永平公主却有些狐疑。然而,她此时本来就已经差不多饱了,此时看着那红豆汤中沉浮的一个个或白色或黄色的芋圆,她并不是太感兴趣,因而就索性乐得大方。

  “我已经吃不下了,既然只有两碗,就干脆送给张博士你和莹莹这两个寿星吧。”

  这一次,张寿没等朱莹答应就呵呵笑道:“我吃了这么多菜品点心,就算有的只是略略沾唇,却也够饱了,再让我吃下这一碗,却也有些力不从心。就算别人是为我们贺寿,可大家分而食之,也是分享福寿,不是吗?”

  朱莹这才想起刚刚自己还因为和永平公主争食去团团道歉,此时眼珠子一转就立刻指使一旁的小宦官去拿碗碟来分食。只不过,当她几乎是一个个数碗中的芋圆,随即在那分时,其他大叔大爷辈的亲长们还是为之忍俊不禁,朱泾甚至很想把女儿揪过来告诉她一句话。

  要真舍不得,那就自己吃就行了,他们都一把年纪的人,对甜食没那么感兴趣!再说谁还会和你这小丫头抢食吃?

  可朱泾却被渭南伯张康一把拉住,于是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朱莹干笑着端了那一个个可怜巴巴只有两颗芋圆的小碗送给他们。这下子,别说是他,就连张川和葛雍等人,也都觉得自己能理解刚刚这两个小姑娘争抢甜食时的场面了。

  这个宋大厨也是的,东西就送那么一点上来,怎么够吃?

  而张寿看着朱莹将那个同样只有两个芋圆的小碗送到了永平公主面前,继而偷偷摸摸地把那有四个芋圆的碗送到了自己的面前,真不知道是该说感动好,还是该说无奈好。只不过,再看朱莹自己那一碗竟然也有四个,他就觉得,大小姐的公平分配简直是明目张胆作弊。

  当那白色的芋圆入口,张寿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记忆忍不住飘到了前世里母亲带给他的那种熟悉味道。四年前刚到了这里时,从惶惑不安,到渐渐的麻木接受,再到主动熟悉四周,主动融入,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从前的生活追寻不回来,但还是试图追寻出一点东西。

  哪怕是那些熟悉的味道也是一种慰藉。而现在,他已经找回了足够多的东西,也邂逅了一段很美妙的缘分。

  “哎呀,这比我家厨房做的糯米小圆子更好吃!口感真的很特别!”朱莹只吃了一口就露出了高兴的笑容,随即就一拳捶在了桌子上,却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表情,“我决定了,要是这位宋大厨入选御厨,我就天天去宫里蹭吃的!要是他落选,我就把他聘回去做厨子!”

  永平公主也同样觉得那芋圆甜糯的口感,红豆汤浓郁的滋味,全都异常别致——当然也非常好吃。就算是她从来都觉得一日三餐不过是为了例行公事,此时也渐渐觉得父皇为什么要大动干戈对御膳房下手。

  从前那些御厨简直是白瞎了这个名头!御厨不就是为人带来美食享受的存在吗?

  然而,她却不至于和朱莹这样简单直接,只是矜持地笑了笑,随即云淡风轻地说:“这样的人才既然来考选御厨,若是能过五关斩六将,自然能有他一席之地。”但凡和朱莹争抢什么东西,她素来赢少输多,但这次她却不能让!

yabo  眼见两个姑娘家那眼神中仿佛爆出了激情四射的火花,张寿摇摇头,随即把自己碗中芋圆都吃了,见几位爷叔级的人物也都吃完了,有的脸色平常,有的微微点头,远不如这两位姑娘的劲头,他就对一旁的阿六笑道:“你再去问问那个宋大厨,这做芋圆的方子卖不卖,再有……”

  他顿了一顿,随即若有所思地说:“他虽然说,这芋圆的原材料除却芋头,还有我这次提供给他们的海外食材,红薯,还有木薯粉,可这木薯粉到底是从何而来的,我也希望他能告知一二,顺便说说芋圆到底怎么做的。当然,如果是秘密,他不想说。那君子不夺人所好。”

  君子是不夺人所好,但我可不是君子!当阿六心里想着这话,再次点点头答应一声后,转身下楼。就只见又有伙计忙着将做好的点心送到了这兴隆茶社,而楼上的陆三郎赫然已经开始公布头五道点心的评分了。毫无意外的,那道人参果贺寿技压群雄,姑且名列第一。

  阿六虽说并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却也觉得,就算那位宋大厨不能从今天的初赛日脱颖而出,只凭朱莹和永平公主的态度,将来也不会平庸。当然,哪怕是够格来参加今天初赛这一点来看,宋大厨也绝不会是个普通大厨。

  因为负责遴选的陆三郎可一点都不好糊弄,所有报名的大厨,全都经过了这小胖子之手。

  心里这么想着,阿六就再次悄悄溜进了那临时搭建的大厨房。虽说这里内外都有人把守,但把守的人来自锐骑营,而作为得到皇帝允准,常常去锐骑营“学艺”,打遍上上下下一堆人的他,自然而然没人敢拦。

  转了一圈,到角落中之前遇到人的那口灶台前,他都没找到那个年轻到过分的宋大厨,不禁有些迷惑。等到出了后门口,他才发现人正在一张长凳上坐着打瞌睡,双手拢在袖中,脑袋一点一点往前倾,犹如小鸡啄米,就差鼻子上冒泡了。

  哪怕是阿六来到他面前轻轻晃动巴掌,人也一点反应都没有。少年有些困惑地收回了手,见大厨房门口有同样做完了两道题的厨子正朝自己张头探脑,他若有所思想了想,最终屈指在宋大厨的脑袋上敲了敲,那种犹如敲门咚咚咚的敲法,那个好奇观望的厨子顿时看呆了。

  而原本正在呼呼大睡的宋大厨也被这敲门似的敲脑壳给惊醒了,整个人差点蹦了起来,捂着脑袋就惊叫道:“什么情况?下冰雹了吗?”

  他嚷嚷完,才看清楚阿六那张近在咫尺的大脸,微微一愣后就赶紧赔笑道:“咦,原来是小哥你啊!那芋圆要是不好吃可不赖我,毕竟那红薯芋圆我也是第一次做……”

  饶是素来表情不大丰富,但此时的阿六还是嘴角微微下拉了一下。没错,那两碗芋圆并不是人家特意用剩下的材料做了,于是送给上头的三位寿星做添头品尝的,而是饿得半死,用剩余材料做好,打算自己吃的,仗着是最边上的灶台也没人看见,结果就被他撞见了!

  而这位正在偷吃的宋大厨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不是问他是谁,为何而来,而是鬼使神差地推上来一碗,还笑容可掬地对他说:“很好吃的,小哥你尝尝?”

  至为什么他会送上去给朱莹和张寿他们,是因为他一口气吃完一碗之后,就盯着对方问了一句还有吗,于是,在他那执着的眼神下,宋大厨就乖乖把剩下的芋圆放在红豆汤里煮了,然后给他盛出来两碗。

  这就是刚刚为什么只有那两碗芋圆的由来。

  此时此刻,阿六再次用那种别人接触到会觉得碜人的眼神盯着宋大厨看了好一会儿,随即单刀直入地开口问道:“做芋圆的木薯粉你从哪里来的,配方有吗?”

  如此直截了当的问题,换一个厨师说不定立刻就翻脸了,而宋大厨惊愕了片刻,却是挠了挠头,随即就干笑道:“哈,哈哈,没想到小哥你一个大男人还喜欢吃甜的。咳,其实那芋圆是我从一本书上看来之后瞎琢磨的,谈不上什么配方,根本用不着保密,简单得很。”

  “就是芋头之类粉糯的食物用水蒸了之后捣成泥,然后加木薯粉之后,和面似的揉成一个面团。当然,这配比得掌握好,具体我也说不准,因为我也是纯凭手势,大多是靠习惯,你得自己多试试。至于木薯粉……”

  说到这,宋大厨就神秘兮兮地笑了笑:“是从海外带来的一种东西,我瞅着和薯蓣,就是山药挺像的。我老家后宅让人种了一大片。产量很高,但给我捎带此物的人,说是此物有毒,最好别像山药那样直接吃,磨细之后最好再用石灰水漂浸一下,说是太祖皇帝说的……”

  阿六用心地听着对方的解释,默默记下一字一句,等宋大厨都啰啰嗦嗦讲完,他就突然对人笑了笑。这对他来说,是少有的善意表示了,然而宋大厨却吓了一跳!

  因为除非是不由自主地露出微笑,阿六的笑容……那真是僵硬得很!

  然而,少年自己对此却没有什么自觉。宋大厨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随即赶紧打躬作揖道:“小哥你别笑了,笑得我浑身寒津津的。总之你有话就问,我保证全都一五一十告诉你。咳,你看,我捞到这个参加初赛日的名额不容易,加赛题还砸了,我已经够倒霉了!”

  “不过没想到主赛刚刚竟然得了第一,虽说是五人当中的第一,但我已经快要乐死了!所以,那道人参果贺寿的内馅配方,我可不能告诉你,以后我还指着这名头开店呢!”

  “哦。”阿六对宋大厨这番话的反应简单而又直接,点点头后转身就走。

  他这么一走,宋大厨却不由迷惑地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就使劲拍了拍脸。他似乎还觉得这样有些不够,干脆回到自己那灶台前,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就这么径直泼在了脸上。随着冰冷的水珠子激在脸上,继而一颗颗滴落在地,他终于稍微振奋了一点。

  他还以为那栩栩如生的人参果会犯了忌讳,毕竟某些权贵的脾气是很难说的,却没想到评价还不错,如今看来,这次临时决定的参赛,好像结果会出人意料啊?可问题是他除了雕工和甜食做得不错,其他都不行,要是万一晋级,复赛怎么糊弄过去?啊啊,真愁人!

  妙书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欢迎大家访问:冬瓜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dgxiaoshuo.com/book/40665/455/